旗下欄目: 快訊 故事 圖文 文學 產品資訊 工地印象 綜合報道

用筆飛翔的人——記歐洲中國文化藝術交流與合作研究會顧問高維洲

來源: 建設發展網 通訊員:? 人氣: 發布時間:2021-04-27 10:37:20

“縱橫圖畫里,誰人與雁行。落落似孤鶴,嬌嬌若游龍。畫法誠獨步,其人亦如雄。魏魏巴蜀國,竟有如此風。”這是諸多評論家對高維洲作品的評價。高維洲,號石鼓,歐洲中國文化藝術交流與合作研究會顧問、中國當代藝術大家、畫家、書法家、作家、詩人、一級書畫師、中國國際書畫院研究員、中國畫院畫師、亞太地區書畫家聯誼會中國大區副主席、藝術評論委員會副主任、新加坡神州藝術院院士、山東藝術院研究員、中國攀技花書法家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、中華文化研究院副院長、中華名人堂入選者、中華民族杰出藝術家、國家金獎藝術家、中國國際藝術研究中心終身名譽副主席、中共黨員、高級工程師,曾任成都雙流機場集團攀枝花機場總經理、總工程師(飛行員經歷43年)。

用筆飛翔的人

 高維洲繪畫師從江蘇中國著名書畫杰出家、書畫理論家董欣賓先生。書法師從四川書畫金石家鐵堂(游丕承)先生。書畫從傳統入法,對中國書畫本體有著深刻清酲的認識。在中國畫的理論與創作中作了重大突破,在繪畫作品的各種要素中,應用淋漓,大氣磅礴,枝法純熟,馥郁而酣美。構成了中國畫的蒼老、古樸、博大深遠與莊嚴的人文氣節。代表作品眾多,其著作文集《飛越世界屋脊的人》由中國作家出版社出版。文集涵蓋了長篇、短篇小說、報告文學、詩歌、散文、雜文、文學書畫評論、論文等。代表作《南高原晨曦》收錄在中國藝術大家作品集封首。其藝術人生載入《新中國書畫家大詞典》《世界書畫家大詞典》《中國名家詞典》等。其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展出并獲金銀獎、中國百名書畫家名人獎。中日名家交流展,作品被中國畫院、人民大會堂等國內多家美術館及美國、新加坡、日本、加拿大藝術館收藏。作品入選四川文聯出版的《鄧小平誕辰100周年作品集》《北京藝術博覽精品集》。代表巨幅之作,由攀枝花人民政府立(25米乘5米)的攀西藝術墻,中央電視一、四臺作了專題報道。在黃山美術館、廣東東莞藝術中心舉辦書畫展。作品被多家拍賣公司髙價拍賣,作品被北京大唐四季拍賣公司以40萬和45萬拍賣。

楚人在蜀由書家進軍畫壇

高維洲1951年8月23日生于湖北鄂州,屬龍,他當飛行員在云海中漫游,不愧為天之驕子,能開飛機、能作書畫、能寫小說。在當下世俗的審美觀念中,有很多人看“不明白”他的作品。當靜心認真地看看,看懂并理解他藝術時,就發現他藝如其人、藝如人生的不為俗者媚的藝術風格。

用筆飛翔的人

高維洲一米七五的個頭,身板硬朗,步履穩健,思維敏捷,豪爽大氣。他是一位頗有成就的畫家,與眾不同的是他是飛行員出身,其眼界、格局,自然與一般畫家書法家不同,不論是畫畫、書法,還是寫文藝隨筆、創作小說,寫散文,拉二胡,乃至飲酒作詩,均能高屋建瓴,別具一格。他的書畫藝術,定位是一種文化式的,不同于舊傳統在舊文化市俗層面上的簡單開合,他的寫畫是髙度自律性的“中國畫”。

1969年1月,高維洲選飛入伍,畢業于民航飛行學院。飛行及飛行管理經歷43年,獲中華全國總工會、國家計委授予科技進步與技術改造先進個人獎。在四川攀枝花文壇藝苑對高維洲都不陌生。他能詩善文、擅書畫,好酒善論,有書壇豪飲客之譽。他是集飛行員、總工程師、品酒師、書法家、畫家、作家、詩人于一身的通才。每每于對酒當歌、酒酣耳熱之際,好發驚人之語,且敢于直言、錚言。

高維洲在書畫藝術上的“狂”“傲”更是讓人對他刮目相看。他能畫,由書法家到畫中國畫,不僅緣于他的個性使然,還緣于他對藝術的狂熱和癡迷。面對他的一幅幅“家園”水墨系列,讓人深感震撼。仿佛是一曲金戈鐵馬的壯歌,是一首凝神屏息才能領悟的田園曲,處處傳達著陽剛、壯美情結。大氣、豪放、情真、意切而又獨具匠心。高維洲對藝術的“狂傲”,正是當代書畫藝術創作中所缺失的。

高維洲為人豪爽,以才氣自負,功名自許,有燕趙俠士之風,玉樹臨風,確有“關西大漢”之體。軍旅生涯使他的作品充滿了激昂跌宕,不可一世的豪放氣勢。非“銅琵琶,鐵綽板”不能渲泄其胸中塊壘,能于剪紅刻翠之外,屹然別立于另類藝術?锤呔S洲的畫確實過癮,從他為董欣賓先生的“蜀中第一大弟子”,足見他委實目中無人,狂得可以!但從藝術的追求上來看,他作品中流露出的這種“狂”、“傲”之氣是非常難得的。高維洲很有“海上釣鰲客”的以虹霓為線,以明月為鉤的氣慨。

用筆飛翔的人

畫得很辛苦的,并不一定出好畫。畫得很瀟灑,也不一定是好畫。但畫的時候,心思如流水,激情如行云,有所用心,無所勉強的,認真刻苦而又輕輕松松的,卻大致能出好畫。畫畫的樂趣,其實就在于此,這就是高維洲在大熱天,赤膊上陣,揮汗如雨地在紙上折騰的樂趣。對于書法、畫畫,高維洲就很有“脫衣據地,自視真虎”的架勢。

高維洲的畫有兩個特點:一是取法乎簡;二是著意于趣,簡而不少,趣而不俗。董欣賓先生在給維洲示范畫竹上題曰:“做朋友一人二人,做學問一點二點,畫竹子一葉二葉,簡而治繁為正法,以此教川中維洲大弟子。”又在一幅對聯“維一言而吞九洲,高漢足下出大脈”上題曰“壬申初冬入川,得見維洲,且誠言而稱師,愛豪壯云天,無窮情志,一言九鼎,許中華文化事業,故舉手稱蜀中第一大弟子,前程無量”,可見欣賓先生對他的器重與期望。

高維洲作畫,欲畫則畫,興盡即止,不強求,不馬虎,看以粗頭亂服,沒有章法規矩,實則情溢于胸,豪氣于云地沖破繪畫上的“清規戒律”,在率真質樸的大寫意中張揚和抒發自己的個性。高維洲是試圖對“文人畫傳統”進行解讀的“士大夫”畫家。他用現代繪畫觀念和藝術手法來表現傳統的中國畫意境,表達出自己對“山水、花鳥”的理解。畫面的用筆用墨做到了“恰到好處”,而要做到畫面的“恰到好處”,靠的主要不是手,而是畫家的一雙眼睛,眼高才能手高,高維洲在這方面,自有其勝人一籌的地方。高維洲的長處是無論書法還是作畫,先有才華的憧憬和壯懷激烈,放筆直下的直抒胸臆的追求,畫意詩情效果顯現。

在攀枝花書畫界,高維洲由書家而進軍畫壇,用他的筆奏出了攀西大地的黃鐘大呂。如果說,在這攀西大地的蔥沃的綠野上,在綠翳蒼蒼的里面悸動著無限生機的話,那么,這悸動也正深藏在高維洲的書畫藝術里。

長空翱翔,撥云見山

從高維洲的經歷看到兩個亮點:一是職業飛行員,業余創作,且是集作家,詩人書畫于一身的通才;二是書畫師從傳統名師并成一個,作品不可復印的中國藝術大家。高維洲的書畫作品,轟動京城內外,在業內引起強大反響,與這兩點密不可分。因為是業余,他沒有舊律陳窠,因為他是作家與詩人、飛行員,才有了他廣博深度與前瞻高遠視野,由于長期飛越云雨,才有他與一般畫家不同的藝術語言。

高維洲說:“圣賢之語不復述,古人之法不效法,寫前人沒有之書,畫古人沒有之水墨,我行我素,亦走自我之大方。”這種豪語來自他狂步藍天、日行千里的非凡經歷,豪情滿懷,行云流水,灌筆墨于黑白,注雷巽于陰陽,另僻天地,獨步毫間。

用筆飛翔的人

他師從董欣賓的繪畫理論,但不拘于理論,在認識中國畫本質特征內涵的同時,將筆墨語言,無限地發散式地向空間拓展,向時間伸延,向自然界叩問與疊加。使中國山水畫有了《三遠》以外的多維空間,極大豐富了中國畫文化內涵與時代特征。高維洲黃鐘大呂的山水是在叩問世界、宇宙、空間與人類的和諧本質,是自然界的永恒不滅的主題。這種人文關懷已不是新舊文人托物言志的個體特征了,他畫的意義已遠遠超越了畫的本身美學審視。他的大量作品,是現代文明與古老回歸交觸,是天地人,紅色生命的禮贊,是色與光的重生,是人類多重元素集合與始發。一釣激起千層浪,在開合中交匯。他畫作中透出重、拙、大的氣魄,融入清新高雅的時代氣息。以一種整體的渾然氣象、氣勢感人,遠視蒼蒼,近觀茫茫,以滿、密、繁、厚的多層迭加成為鮮明特點。其墨色疊加造成的密而不亂,在極繁密處再繁密,且繁密處不堵塞,并透出靈氣,顯出茫然而又淋漓,盡顯山的氣勢神韻和空曠靈動。

用筆飛翔的人

他用大江東去的氣勢,揮灑恰到五色翰墨,寫意人生滄海桑田,運用靈動線條之美,彰顯合即開、開即合的哲學思想,舉易象審視自然之美。線條靈動,點苔悠然,五法之墨色附于褐紅淺絳,使之構成洪水橫流與丘壑河岸墨樹形成呼應,寥寥筆墨將一幅幅面表靜謐,暗藏張力的滄海田野景象付之筆端。畫之筆先,他對人生事態那種橫豎分合定律的大徹大悟,感官認知與提煉,是他的思想和內涵。高維洲的作品構成了此時無聲勝有聲的集結與涌動。整個畫面在色塊與水墨的流動,猶如一首首贊美詩娓娓道來生命的禮贊。畫面中恰當的墨色形成的流動感,寓意于四季風雨年輪的人生哲理。這就是高維洲對生命倫理的徹悟。

不為俗者媚,實踐與探索

高維州是飛行員、飛行領導干部,他還是作家、詩人,發表過長篇、中短篇小說,寫過無數篇散文、雜文、評論與詩歌。他以謝赫的六法,以及董欣賓《六法生態論》《對偶范疇論》為主要依托,以書入畫,以點寫意,道出意抽象、境抽象、水墨抽象的洋洋大觀。他的畫在草、行、隸、篆中裂變,這種表現法則,不是當今中不中、西不西的畫面復制與舊語言的切割式的時空段的再現,而是空間全方位的視覺,綜合式的抽象圖示,這種圖示,是意與景、主體與客體的心靈疊加。

用筆飛翔的人

  當端著一杯清茶,面對著高維洲的作品,舒一長口,靜下心來,仔細觀看的時候,就會發現,黑墨與清水在這里相互撞擊、滲透、融合,形成或分明或彌漫或強烈或柔和的幻化。粗粗細細長長短短的線條點畫,構成了一幅幅點線面有機組合,就像熱帶雨林那么繁密無章而又井井有條的充滿生機的實在、空靈的整體。當這些點線面與水墨的幻化疊加在一起,再加上那些飛天般飄忽的色彩來湊熱鬧的時候,一種新的效果、新的感覺、新的意境突然間出現在面前。高維州的無論色與墨都是在這樣一種理念中運行,表達出中國人的哲學深度。它可使人感到蒼茫,也使人震撼,讓人思考,對人產生沖擊。這就是高維州的畫!

  在這個無人不為名利忙的當下,以高維州的造詣與名望,稍微認真一點畫一些照片,畫一些碧秀的、低俗豪華的東東,就能換來大錢。但是他沒有,或者說不做。衣食無憂只是一方面,藝術知己的堅定支持是他的精神力量。高維州自覺地以他的意志、性格、學識、藝術在進行實踐與探索,力爭有異于已經被銅臭腐化了的社會審美標準和世俗意識。就是讓人們知道,畫,還可以這樣畫!世界上還有這樣的畫,這就是高維州的畫!

在時代的召喚下,用一種強烈的反“腐”反“媚”反“俗”的意識,如同一杯杯七十六度的白酒,灌進了高門大嗓、性如烈火、特立獨行的高維州的胸膛。他,只能畫這樣的畫,必須畫這樣的畫。否則,他就不是高維洲!

線條飛轉,大咖氣象

  高維州山水畫獨具神采,妙造自然。其畫不重一家一派而善于兼取,不求逼似自然而求超乎自然,運用之妙,存乎一心,去陳法而標新意,抒情志而尚筆趣,筆墨放逸,神采飛揚。昔宗炳志在林泉,作山水以“暢神”為指歸,其畫境界自高。所謂“望秋云,神飛揚,臨春風,思浩蕩"?芍嫺耜P乎人格者也。高維州橫跨多界,于文史哲藝融匯貫通,眼界自是不凡,故出手無論巨制小品,頗具大家氣象。觀其山水畫,雖寫自然之景而自裁新意,用筆活脫,點染勾皴,輒見機趣,可知其為善學者也。他筆墨靈動脫俗,構局宏偉,氣勢雄邁,筆墨豪逸,揮灑之際,俱見一股士氣。

用筆飛翔的人

  高維州的書法也有極高境界,他從少年始,臨遍諸碑法帖,歷時幾十載,有人說不下幾十米的臨池稿。在讀懂古人以后,他認為:無論帖學與碑學,只是占有古人元素,不能復制古人墨跡;判喑杉簩W,明理與明趣是書法的最髙境界,只有筆法服務心境變化,而心境又是學識沉積最后的肆放,這時書法才有意義。境能奪人、筆能奪境。畫有境界是無聲之詩,觀他書畫流連忘返。他書在畫中,畫在詩中,放膽無懼,表現的淋漓盡致。詠物言之,疏密、濃淡、虛實、陰陽,收放自如,到了法外有法,爐火純青的崇高境界,其書畫作品幅幅迥異,決不雷同,每幅水墨瀟灑,線條飛轉,驚天動地大氣象,令人心曠神怡......

用筆飛翔的人

高維洲的藝術逐步從“融合”進入了“會通”的境界,用筆在書畫天空飛翔,通過筆墨、線條、形色等載體表述自己對古典與現代,寫實與寫意,用水與用色,使畫面搖曳多姿,充滿生機活力。他的藏斂峰茫,寵辱不驚的多種手法的探索,痛快淋漓,大氣磅礴,技法多樣。在用筆、用線、用墨、用水上具有獨到之處,在主流畫壇這個江湖,另辟出一條大賢隱于野高手在民間的大道。(作者 ?牵

已獲能量值:5
首頁 | 熱點資訊 | 行業縱橫 | 一線快報 | 招標采購 | 企業產品 | 知識技能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業務公示

Copyright © 2017 建設發展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7034247號-1

跟闺蜜69太爽了